每年一月我都很焦虑,不容许自己又荒废了一年。但我又暗自地期待新的一年的到来,期望能重新开始、重新起步。 于是,在这样的死循环里,放假前信心满满规划好的假期计划就成了泡沫。 我一直以为人不能长期处于安逸状态,特别是缺乏信仰的中国人。没有约束,享乐的欲望会占领思维的高地。放假前我准备了许多计划,听起来很忙。其实没有任何主观能动力,所有的期望也就只是期望。我十分认可书中提到的第三种习惯“要事第一——自我管理的原则”我按照书中的方法建立“紧迫-不紧迫-重要-不重要”的坐标系来规划近期事物,也试图努力投入到第二类事物的工作中…

2015年3月1日 0条评论 5648点热度 0人点赞 Dong Wang 阅读全文

余秋雨,一个我在很长一段时间不敢不愿正视的作家。秋雨,万物消陨,空旷寂寥,水以最游离的方式包裹尘世,最纯粹的记录,文如其名。 对于中国传统文化的痴迷,我没有理由不对《文化苦旅》恭敬。 <一> 我一直探寻文化的必要联系者,人?自然?不断的思考,不断地目睹。对外围环境的好奇,对未知的迷惑,我从未止步。然,倘若向内寻找呢?问自己,将自己暴露在天地之间,去除自我评价的遮掩。没错,是人,是人性! 自人类社会由母系社会变为男系社会后,女性在群落中的阶层身份必然随着生产输出率的减少而降低。中国人对女性的定位是潜藏在血…

2015年2月27日 0条评论 5376点热度 0人点赞 Dong Wang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