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见钟情》Wislawa Szymborska

2014年6月19日 5534点热度 0人点赞 0条评论
希姆博尔斯卡曾为自己预写了墓志铭,以谦卑的心愿呈现她对自己的观照:
       这儿长眠着一位旧式的女人,
       像一个逗点。
       她是几首诗歌的作者,
       大地赐给她永远的安息,
       尽管她不属于哪一种文学流派。
       除了这首小诗,牛蒡和猫头鹰,
       她的坟墓没有华丽的装饰。
       经过的路人啊,
       请从包包里拿出计时器,
       为希姆博尔斯卡默哀一分钟。
很喜欢Wislawa Szymborska的作品,特地分享一下。
1
  一见钟情
  文/(波兰)维斯瓦娃·希姆博尔斯卡
  他们彼此深信,
  是瞬间迸发的热情让他们相遇。
  这样的确定是美丽的,
  但变化无常更为美丽。
  他们素未谋面,所以他们确定
  彼此并无瓜葛。
  但是,自街道、楼梯、大堂,传来的话语——
  他们也许擦肩而过,一百万次了吧?
  我想问他们是否记得——
  在旋转门面对面那一刹?
  或者在人群中喃喃道出的“对不起”?
  或是在电话的另一端道出的“打错了”?
  但是,我早已知道答案。
  是的,他们并不记得。
  他们会很讶异
  原来缘分已经戏弄他们多年。
  时机尚未成熟,
  变成他们的命运,
  缘分将他们推近、驱离,
  阻挡他们的去路,
  忍住笑声,
  然后,闪到一旁。
  有一些迹象和信号存在,
  即使他们尚无法解读。
  也许在三年前
  或者就在上个星期二?
  有某片叶子飘舞于肩与肩之间?
  有东西掉了又捡了起来?
  天晓得,也许是那个消失于童年灌木丛中的球?
  还有事前已被触摸层层覆盖的门把和门铃。
  检查完毕后并排放置的手提箱。
  有一晚,也许同样的梦,
  到了早晨变得模糊。
  每个开始,毕竟都只是续篇,
  而充满情节的书本,
  总是从一半开始看起。
2
一见钟情

文/(波兰)维斯瓦娃·希姆博尔斯卡

他们两人都相信
一见钟情令他们结合。
如此确信真不错,
“并不肯定”依然美妙。

既然从未见面,所以他们相信
彼此之间并无瓜葛。
但是,听听来自街道、楼梯、走廊的说法——
或许他们一百万次擦肩而过?
我真想问一问他们
是否忘记——
在某处旋转门
曾经面对面?
也许在人群里说过一句“对不起”?
也许在提起话筒时说过一声“打错了”?
不过他们会说
不,不记得了,不记得有过这种事。

他们会感到惊讶,如果得知
很多年了,缘分一直在捉弄他们。
那时他们尚未完全准备好,
成为彼此的命运。
命运使他们聚散,
挡住他们的去路,
命运忍住笑
闪到一边。
 
或许确曾有过某种迹象和信号
即使他们并不理解。
也许在三年以前
也许在上星期二
一片叶子从此肩飘向彼肩?
某个东西落下来又捡起?
谁知道,也许是
消失在童年灌木丛那一只小球?

也许是门柄或门铃
彼此先后
触摸过,
也许是受检后的手提箱并排放在一起。
也许同一晚,有过同样的梦,
早晨醒来却已模糊。

每个开始
都有其续篇,
而那本书的故事
总是从半中间打开。
3
Love at First Sight
by Wislawa Szymborska
THEY'RE BOTH CONVINCED
that a sudden passion joined them.
Such certainty is beautiful,
but uncertainty is more beautiful still
Since they'd never met before, they're sure
that there'd been nothing between them.
But what's the word from the streets, staircases, hallways—
perhaps they've passed each other a million times?
I want to ask them
if they don't remember—
a moment face to face
in some revolving door?
perhaps a "sorry" muttered in a crowd?
a curt "wrong number" caught in the receiver?
but I know the answer.
No, they don't remember
They'd be amazed to hear
that Chance has been toying with them
now for years.
Not quite ready yet
to become their Destiny,
it pushed them close, drove them apart,
it barred their path,
stifling a laugh,
and then leaped aside.
There were signs and signals,
even if they couldn't read them yet.
Perhaps three years ago
or just last Tuesday
a certain leaf fluttered
from one shoulder to another?
Something was dropped and then picked up.
Who knows, maybe the ball that vanished
into childhood's thicket?
There were doorknobs and doorbells
where one touch had covered another
beforehand.
Suitcases checked and standing side by side.
One night, perhaps, the same dream,
grown hazy by morning.
Every beginning
is only a sequel, after all,
and the book of events
is always open halfway through
4

Milosc od pierwszego wejrzenia

 

(original edition in Polak原版波兰语)

 

Wislawa Szymborska

 

 

Oboje sa przekonani,

ze polaczylo ich uczucie nagle.

Piekna jest taka pewnosc,

ale niepewnosc jest piekniejsza.

Sadza, ze skoro nie znali sie wczesniej,

nic miedy nimi nigdy sie nie dzialo.

A co na to ulice, schody, korytarze,

na ktorych mofli sie od dawn mijac?

Chcialabym ich zapytac, czy nie pamietaja -

moze w drzwiach obrotowych kiedys twarza w twarz?

jakies ,,przepraszam'' w scisku?

glos ,,pomylka'' w sluchawce?

- ale znam ich odpowiedz.

Nie, nie pamietaja.

Bardzo by ich zdziwilo,

ze od dluzszego juz czasu

bawil sie nimi przypadek.

Jeszcze nie calkiem gotow zamienic sie dla nich w los,

zblizal ich i oddalal,

zabiegal im droge

i tlumiac chichot

odskakiwal w bok.

Byly znaki, sygnaly,

coz z tego, ze nieczytelne.

Moze trzy lata temu

albo w zeszly wtorek

pewien listek przefrunal

z ramienia na ramie?

Bylo cos zgubionego i podniesionego.

Kto wie, czy juz nie pilka

w zaroslach dziecinstwa?

Byly klamki i dzwonki,

na ktorych zawczasu

dotyk kladl sie na dotyk.

Walizki obok siebie w przechowalni.

Byl moze pewnej nocy jednakowy sen,

natyczmiast po zbudzeniu zamazany.

Kazdy przeciez poczatek to tylko ciag dalszy,

a ksiega zdarzen

zawsze otwarta w polowie

 

 

2012年2月1日,波兰著名女诗人、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维斯瓦娃·希姆波尔斯卡(Wislawa Szymborska,又译作维·申博尔斯卡,还有译作辛波丝卡) 于波兰当地时间1日晚间在波兰南部城市克拉科夫逝世,享年89岁。
       维斯瓦娃·希姆博尔斯卡1923年7月2日生于波兹南,1931年当她8岁时举家迁居克拉科夫,从此她就一直生活居住在这座波兰的古都里。1945年开始写作,1952年出版第一部诗集《我们为什么活着》。1954年出版第二部诗集《询问自己》,获当年的克拉科夫城市奖。1956年以后,希姆博尔斯卡的诗歌创作进入一个新的阶段,先后出版了诗集《呼唤雪人》(1957)、盐(1962)、《一百种乐趣》(1967)、《任何情况》(1972)、《巨大的数字》(1976)、《桥上的人》(1986)、《结束与开始》(1993)、《瞬间》(2002年)、《冒号》(2005年)和《这里》(2008年)。
       维斯瓦娃·希姆波尔斯卡是当今波兰最受欢迎的女诗人,是战后波兰涌现出来的波兰家喻户晓的最杰出的女诗人。她的诗歌被译成36种文字,18个国家出版过她的诗歌单行本。她的诗作虽具高度的严谨性及严肃性,在波兰却拥有十分广大的读者。她1976年出版的诗集《巨大的数目》,第一册一万本在一周内即售光,这在诗坛真算是巨大的数目。
      希姆博尔斯卡毕业于波兰雅盖沃大学哲学系,那是波兰最古老的大学,以政治和宗教的宽容为建校之本,知名天文学家哥白尼以及居里夫人都毕业于此。1945年辛波丝卡发表了第一首诗作《我追寻文字》。她坚持写诗60年,发表诗歌虽不到400首,出版诗集仅16本,但这不阻碍希姆博尔斯卡成为伟大的诗人。她的诗常以幽默口吻描述严肃主题与日常影像,有一种在困厄中幽默以对的风格,她因而被称为“诗坛的莫扎特”。
     《一见钟情》、《回家》、《在一颗小星星底下》、《写履历表》、《对色情文学的看法》、《结束与开始》……每一篇诗作、每一本诗集,几乎都可以看到她追求新风格、尝试新技法的痕迹,这也让她在1996年登上了诺贝尔文学奖的宝座,成为第三个获“诺奖”的女诗人、第四个获“诺奖”的波兰作家。其中,《一见钟情》还激发波兰导演基耶斯洛夫斯基拍电影三部曲《红白蓝》中的《红》。
    “我偏爱写诗的荒谬胜过不写诗的荒谬。”1948年希姆博尔斯卡准备出版第一本诗集。然而由于当局主张文学为政策服务,希姆博尔斯卡于是对作品风格与主题进行全面修改,诗集《存活的理由》于1952年出版。现实的反诗意使诗意变得荒谬,这让希姆博尔斯卡感到厌恶与失望。在1970年出版的全集中,她未再收录该诗集中的任何一首作品。
      希姆博尔斯卡关心政治,但不介入政治。严格地说,她称不上是政治诗人但隐含的政治意涵在她诗中到处可见。在《桥上的人们》这本诗集里,她多半以日常生活经验为元素,透过独特的叙述手法,多样的诗风,直指现实之荒谬、局限,人性之愚昧、妥协。在《写履历表》一诗中,希姆博尔斯卡将秩序井然的履历表等同于混乱的人生现实——自由的人类总是被不自由的文字定义所束缚,变幻莫测的美好总因片面死板的规矩而变得荒谬。她的《对色情文学的看法》,以一连串的色情意象,暗讽了井然有序的社会表象下混乱不堪的现实。

Dong Wang

A final year master's student in computer science at Uppsala University in Sweden. I am interested in deep learning, computer vision, and optimization. I am actively looking for Ph.D. position.

文章评论